寻访抗美援朝老兵

吴非远在接收采访。

吴非远(最后一排左一)及战友们和朝鲜小姑娘合影。

当美军指挥官拿着望远镜察看冰天雪地的盖马高原时,他没有发明,数万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埋伏在北风呼啸的雪原之中。今年94岁的抗美援朝老战士吴非远,当时就在其中。70年前,衣着薄弱的中国军人从长津湖周边,发起了令美陆战1师胆寒的进攻。

许多战友没能发起冲击。在零下30摄氏度的低温里,他们在阵地上化作了冰雕。9月24日,说起用雪埋葬冻死的烈士,吴非远依然难掩悲哀。

万里赴戎机,身上衣正单

1950年入朝作战时,浙江义乌人吴非远已是位南征北战、经验丰盛的老兵。从1942年加入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到随部北渡长江编入新四军第一纵队,再到北撤山东,3年解放战争吴非远历经大小12次战斗。新中国成立后,正当他所在的三野九兵团20军60师179团紧张地进行渡海登陆作战筹备时,朝鲜半岛烽火突燃。这支来自江南的军队紧迫乘火车机密北上,筹备出国参战。

为抓住战机,入朝十分匆促,后勤补给严重不足。当时担任营副教诲员的吴非远记得,军队达到中朝边疆的吉林辑安时,身上还是薄弱的南方棉衣, 南方的棉衣管不住的,下车就颤抖、牙齿打颤。虽也筹备了一点棉衣棉裤,但棉鞋筹备尤其不足 。

1950年11月7日,吴老所在军队进入朝鲜。入朝第一周,军队就遭受了朝鲜50年不遇的寒流。 一进朝鲜,漫天冰雪,浑身颤抖。 吴老说,南方军队没有御寒筹备,后勤供给也极为不足,快速赶赴前线迎击美军路上,连盐都断了顿,持续几天淡食,战士们都说没力量。好不容易在山村一户朝鲜百姓家中获得半缸腌菜水,吴非远等人都喝了几口,其他交给炊事班做菜,才觉得全身舒坦多了。

当时,美军被我军勾引深刻,战机已经成熟。11月29日上午,吴老所在军队在古土里地域截击沿着公路长驱直入的 结合国军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 朝鲜山连山,山中间有几条公路,美国兵坐在汽车、坦克上沿着公路浩浩荡荡开过来,我们就从山上打下来。

美军山地遇伏,并不意味着此战好打。相反,战役极为残暴。美军依托坦克和优势炮火反击,我军反坦克的手腕不多, 我们用解放战争发现的土措施,炸药包炸美军坦克、汽车。 吴老回想,当时团里组织敢死队,发动大家 用性命捍卫中国 ,爆破手们背着炸药包冲向敌坦克,爆破好汉以前仆后继的牺牲,拼着命把美军打乱了。

一拉雷管,美军坦克就走不动了。一炸,公路上的坦克、汽车就乱套了。 我军乘势进攻,勇敢无畏地围歼了这股敌人,俘虏美英军237人,缉获和击毁坦克、装甲车、汽车共74辆,各种火炮20余门。

成功,都是用人命换来的! 吴老感叹说。

冰血长津湖,勇士化作山脉

在柳谭里、在新兴里、在古土里、在下碣隅里 这样的血战,70年前产生在长津湖畔每一个地点。

我军面对的,是前所未遇的壮大敌人。吴老回想,美军遭受我繁重打击后,其他美军乘车沿盘山公路向南溃退,我军随即翻越黄草岭山顶,想赶在美军前面阻击。山顶有条日据时代的矿山铁路直通山脚,军队夜间沿铁路摸黑开进,在一处山涧铁桥前被挡住了。

桥板被抽掉了,只有两条铁轨,从上望下去是黑沉沉的无底深渊,我们都叫奈何桥。 奈何桥奈何不了吴老和战友们,他们连走带爬而过,直插山脚。拼着命抄近路追击,但美军早已突围而去,连影子也没见着。两条腿很难跑得过四个轮子,撤回黄草岭后,179团还遭受了入朝以来最为猛烈的空袭,这是敌我双方宏大物资差距的一个侧面。

70年前,壮大的敌人不仅是 结合国军 ,还有盖马高原的酷寒。

待命中饥寒交迫,许多战友被冻死冻伤。手伸到衣服里取暖,拿出来就冻在枪机上。对那时的寒冷,吴老记忆犹新, 那时也没有温度计,我记得打退了美国兵出来小个便,裤子扣子没扣好,小便就变成冰了 。

当时,吴老所在营冻死冻伤非常多。吴老没有发到棉鞋,幸好有一双毛线袜子救了腿,有的战友则没有这么荣幸,因冻坏了腿而落伍。露天的风雪中,一坐下去睡着了就再也不会醒来。吴老说,冻死的战友坐着像一尊菩萨,神色红润,眉毛胡子上都是冰凌,不少指战员就这样永远定格在异国山上。

军队撤到下碣隅里后,吴非远率领几名干部最后检讨有无伤病员留在战场上。酷寒里发明了几位冻死的战友或坐、或躺在雪地里,因为冻得无法掘开地面,只能先用雪埋葬烈士,等后面再来人入土为安。

在朝鲜战役中的这种残暴性,比枪打、炸弹炸更重,这是在国内尤其江南打仗没有过的。 吴老说。

鏖战山阳里,决死突击战顽敌

打完第二次战斗,军队休整弥补后,紧接着又加入了第五次战斗。

1951年4月22日,第五次战斗打响。 我们下午自动发起进攻,起初很顺利,向南突破了南朝鲜军防线,天亮抓到了很多俘虏,但开端四五天一个美国兵都没看到。 已经望见汉江时,还没有遇上美军。吴老说,美国人的战术是以南朝鲜军当炮灰拼耗费。志愿军补给只能靠自己背, 一人一个米袋五斤米 ,吴老在胸前做了一个斜挎的动作,由于后勤补给艰苦,经过持续两个阶段战役后军队开端北撤,这时美军紧紧追了上来。

为掩护我军有序转移,一部分军队要断后掩护,179团就是其中之一。一天换一个阵地,几乎天天有阻击战,补给却越来越艰苦,到了实在无法保持时,吴非远和战友们含泪杀掉了一匹跌伤的运炮弹的战马当食粮。 吃了马肉后,还得饿肚子 ,吴老所在营又被赋予了坚守山阳里3天的艰难义务。

薄暮赶到山阳里,我军抢占一处公路边的山头抢修工事,把守敌军必经之地。修完工事,吴非远等4名营级干部在掩体里抽起旧报纸卷豆叶子的 香烟 ,营顾问长吴通江还用破嗓子唱起了越剧, 现在打仗时刻筹备牺牲,能开心就开心 。这一战,大家已作了决死突击的筹备。

前面两天,我军机动灵活,敌飞机坦克大炮轰击,指战员就进入掩体隐蔽。待敌轰够了,飞机一走,大炮一停,我军立即进入战壕等敌上来。在吴老看来,美国人只是炮火厉害,步兵不行,头两天我军都顺利打退了美军。

由于我军把守的山头是通向金城的必经之路,第3天美军发起了猛烈攻击。当天下午,攻击到达最高潮,营长张宝坤手里的预备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排。这时,通讯员冒着敌火力跑来报告,前沿已在拼刺刀。张宝坤命令把 所有能炸的兵器 交给预备队,和敌人作最后一搏,又下令营部通讯班只留3人,其他人和预备队一起反击。

我们4个营干部也一起冲,阵地不能丢!那时我们都有思想筹备,筹备牺牲、筹备回不来。 吴非远说,我军最后这支预备队冲上阵地的气概,终于压倒了敌人,敌人逃下山时,大家将炸药包、爆破筒、手雷一股脑地往下抛,迅疾消灭了这股敌人。

这次决死反击,让敌人当天再也起不了攻击的念头。等到天黑,团部下达了退却命令。撤离前,军队就地掩埋牺牲战友,留下他们与朝鲜青山作伴。

声明:所有起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消息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起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明本网转载信息损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接洽,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