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 一城 一个梦 疫苗接种时间表 出木杉太郎

持续三年的同一个“托付”

“我来北京开会之前,乡亲们请我捎句话:感激习近平总书记对贫困群众的牵挂,感激党中央对贫困地域的关怀,没有共产党的引导,就没有移民区群众今天的美妙生涯。”5月22日下午,宁夏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来自吴忠市红寺堡区红寺堡镇玉池村的马慧娟代表,深情传达了乡亲们的感恩之情。

自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每年的全国两会,马慧娟都会从千里之外的故乡捎来同样的心声。

履职初年,马慧娟访问村民,看乡亲们的生涯变更,听他们诉说心声,记载移民的点滴心愿和小小幻想。“大家最关怀的是国度对贫困地域有哪些支撑政策,贫困群众能从政策中得到哪些具体实惠。”马慧娟说,那个时候,乡亲们的关怀很具体、很实际,最担忧的是脱贫后政策有变更。

今年全国两会,马慧娟连续关注政策落实,每到一处,听到最多的声音是:“今年虽然遭受了疫情,但干部们来到村里,帮我们网上开店、抖音卖牛、接洽就业,把老百姓的事当自家事。”“请总书记放心,政策这么给力,我们脱贫致富干劲很足!”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没有影响移民群众的脱贫步伐、小康过程,反而更加激发了大家的信念和决心。“国度对脱贫攻坚政策再加码、支撑再加力,自治区及时开展‘四查四补’,党员干部敲千家门、解千家难,温暖之举、呵护之心,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桩桩、一件件,春风化雨,沉淀成信念和底气、凝集成干劲和斗志。”马慧娟说。

习近平总书记最牵挂贫困群众。红寺堡移民群众持续三年的同一个“托付”背后,是普通百姓、群众心愿与党和国度引导人深切关心之间的温暖回响,是祖国西部一个贫困地域在脱贫攻坚途径上跋山涉水后步入发展拐点的历史印记。

从新生走向新生

2020年3月,自治区政府宣布公告,发布红寺堡区退出贫困县序列。

“红寺堡的建设、成长、演变,是中国特点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活泼注脚,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实行的见证。”马慧娟说。她这样描写故乡的巨变:

孕育新生——1994年,国度“八七”和宁夏“双百”扶贫攻坚打算提出,在黄河两岸尚未开发的连片土地上建设扶贫扬黄灌溉工程,全国最大的异地单体生态移民扶贫集中安顿区红寺堡区应运而生,先后有20多万移民群众从不合适人类居住、“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和周边地域寻梦而来。

艰巨起步——1999年设区时,红寺堡还是一片亘古荒野,与自然环境之难相伴的,是群众对现代文明认知的懵懂和匮乏。有这样一件趣事可管窥一二:马路修通后,交警部门在十字路口安装了红绿灯,很多群众“不理会”,交警上前开导,得到回复“灯在天上挂着,我在地上走着,不妨事”。

绿色突起——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脱贫办法的精准聚焦、帮扶力度的精准切入、帮扶力气的不断汇聚,红寺堡“御春风、马蹄急”,肉牛养殖、黄花、葡萄酒产业渐陈规模,新能源、轻工制作异军崛起。2014年到2020年的6年间,红寺堡区累计减贫1.2万户4.9万人,综合贫困产生率由33.46%降落到0.76%,如愿摘掉了穷帽子,开启新时代的新里程。

21岁,红寺堡还有很多梦可以追。

“红寺堡区奇特的移民安顿和脱贫模式在全国事独一无二的,所以我今年提了一个建议:把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打造成全国异地搬迁扶贫的示范县区,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展示中国脱贫攻坚的结果。”马慧娟说。

走出黑眼湾

马慧娟辍学那年,刚满16岁。当酷爱读书的她看到自己底本握着书本的手上布满老茧时,心坎一片黯然。

红寺堡区设立的第二年,马慧娟随丈夫搬迁到红寺堡。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大山,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巧妙的梦。

时间流转间,移民群众的生涯渐渐时兴了起来。田间劳作和打工之余,马慧娟拿起手机看小说,并尝试用手机写东西,发在QQ说说和空间日志上。从最初每篇100多字的心灵感悟到动辄上万字的小说,等到人们叫她“拇指作家”“农民作家”时,她已经因为写作摁坏了十多部手机;等到她加入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时,村庄轰动了:“没想到一个在驴背上长大的农村姑娘,居然要坐飞机去北京上电视了!”

此时,距她第一次走出大山,相隔16年。

2020年4月23日,马慧娟的新书《走出黑眼湾》在宁夏图书馆举办首发仪式。马慧娟以自己和故乡父老生态移民的亲身阅历为底本,讲述中国扶贫搬迁故事。“《走出黑眼湾》不仅是黑眼湾的故事,更是所有脱贫群众的故事。作为搬出黑眼湾后变更最大的一个人,我的变更,是国度改造开放四十年,脱贫攻坚工作三十多年的一个缩影;我的故事,是对我们国度制度的优胜性、大政方针准确性的活泼诠释。”(宁夏日报记者 马晓芳 尚陵彬 周一青)